唐宿雨_阿唐已经是条死鱼了

大家好这里是阿唐!
头像来自R子!超可爱的!我要吹爆她!
外链打不开直接评论就好嗷!
萌点很谜,明明喜欢傻白甜萌上的cp却都向be的方向撒丫子狂奔。
然而不be,坚决不be,死也不be!
  1.  81

     

    [主明]私のもの

    多周目黑化波特预警

    作者已经穿好了防弹衣(

    R子你感受到我满满的爱了吗(

    ——————————————

    “唔……”

    明智皱着眉环顾四周,试图理解现在的状况。

    没记错的话,刚刚他还在最近很火的甜品店叫了一份抹茶蛋糕,然后在百无聊赖的等待中眯了一会儿……无论怎样,在人流量那么大的地方被绑架简直就像一个笑话。

    可这个笑话似乎成为了现实。

    明智坐在这个房间唯一的一张床上,双手被从房顶延伸至下的锁链吊在空中,以至于他只能挺着腰直直的坐着,脚腕也被链子捆在了一起——相当糟糕的处境。

    床正对着的是一扇门,门的不远处有张摆着一个空荡荡的花盆的桌子。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物品,不大的房间看上去竟有些空旷。

    这样的简陋陈设像极了牢房——当然也许就是牢房也说不定,明智低头看着身上黑白条纹的囚服这么想。

    现在的侦探出奇的冷静——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场景似乎有些熟悉。

    ……错觉吗……

    手腕和脚腕上的链子缠的极有技巧,不做大幅度动作的话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可想要挣脱的话却是完全没可能——除非用钥匙打开它们

    说起钥匙……花盆旁边好像有两把?

    可现在这个状况根本够不着啊……

    明智思索对策的时候,门开了。

    来人瞬间让明智瞪大了眼。

    “来栖君?!”

    对方熟悉的面具和服饰让明智瞬间意识到这里并不是现实世界。

    可他并没有启动导航,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可能被人强行拉入宫殿或者是印象空间……

    人格面具也仿佛不存在一般的完全没有反应,明智咬牙,面上却还是撑起了一贯的笑容。

    “还好碰到了你,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桌子上的钥匙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开……”

    “可以。”

    来栖晓直接了当的证实了明智的猜测。

    侦探的笑容有点僵:“……那能不能麻烦你个忙……”

    “不能。”

    ……这话要怎么接?

    “……哈哈,来栖君别开玩笑了,过几天咱们还要攻略讶小姐的宫殿……”

    “你是想说警察已经准备好了吗。”

    ………

    良久的寂静。

    明智叹了口气:“应该说不愧是Joker吗,我觉得我似乎没露什么破绽?”

    这一次的询问却没有得到回答。

    “不过直接把我绑在这里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侦探晃了晃被完全拉直的手臂:“不管怎么样,非法监禁都足够你这个有前科的学生喝一壶哦?”

    “放心,不会有人知道的,Crow,或者说是……黑色面具?”

    微微上扬的尾音让明智瞬间明了了自己的处境
    麻烦了……已经知道了一切吗……

    “那么,你想做什么呢?又能做什么呢?伟大的正义使者Joker?”

    卸下了面具的侦探笑容讥诮,眼中满是让人火大的恶意嘲讽,不自觉攥紧的手却暴露了主人此时的不安和焦虑。

    ……是啊,一次次的试探,一次次的伸手,一次次的阻挠,换来的永远是这个人的抗拒和最初一般无二的场景。

    既然这样……

    怪盗团团长用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

    他想干什么?

    明智皱着眉,不自觉绷紧了身体,无法猜测的未知总是让人感到不安。

    兹拉——

    匕首在背后的衣领上划开一个缺口,带着红色手套的手靠近了脖子,然后干脆利落的将背后的布料从中间一分为二——这么一开,侦探背后的皮肤就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

    !!!!!

    背后突如其来的凉意让明智忍不住一抖,整个人绷的更直了。

    “你想干什么?!”

    “马上你就知道了——放心,这是最后一次。”

    来栖晓脱下右手手套,左手从破损处深入然后死死按着身前人的肩膀防止对方的挣扎破坏了之后的“仪式”,右手五指指腹在放在一旁的匕首刀刃上一划,然后按在了侦探完全裸·露的背上。

    “嘶——”

    背上传来无法忽视的灼痛,想要挣扎却因为肩上施加的力道动弹不得。明智脸色发白的咬着牙,拒绝发出任何丢脸的声音。

    鲜红的血液在白色的皮肤上仿佛有生命的流动着,随着时间的流逝隐约形成占据了背部大部分皮肤的类似Joker面具一般的图案。

    再然后,血液同被吸收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后颈处还残留了一抹暗淡的红——那里刚好是面具两端的其中一角。

    来栖晓重新带好了手套,俯下身,唇舌覆上了那处残留的血迹,舌尖轻扫,像是单纯的想要擦干净那块“污渍”。

    “唔嗯——”

    明智因为这样的动作很狠一抖——疼痛之后的每一点快慰都是难能可贵,轻微的麻痒被神经捕捉,然后无限放大,用以对抗依然残留在大脑中的疼痛——这是人类防御的本能。

    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的明智瞬间涨红了脸。

    “很舒服吗?”

    偏偏有人得寸进尺的这么调笑。

    血迹被舔舐干净之后的皮肉有些红肿,唇舌也不满足只是占据这一小块地方,顺着脊椎下移,像是想要在所有地方打上自己的印记。

    “唔……”

    明智蜷起了腿,想要隐藏腿间不争气的反应,但怪盗还是很快发现了这一点。

    “果然很舒服。”

    自顾自的下了结论,来栖晓的手伸向下方,手指捏着裤子的边缘向外拉扯。

    “你——”

    侦探眼眶都红了,扭头色厉内荏的瞪着身后的人:“你会后悔的。”

    怪盗却是用空闲的手捂住了侦探的眼睛,声音低沉:“别这么看着我……我会忍不住的。”

    这时候,仿佛有什么声音从远处传来——

    “明智君?明智君?醒醒,蛋糕做好了。”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明智还有些搞不明白现在的状况。

    哦,他现在在甜品店。

    “抱歉,最近有些累,不小心就这么睡着了……”

    侦探王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表达着歉意。

    “没……没关系的!明智君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在甜品店打工的小姑娘激动的脸颊泛红,看上去还想说些什么,却因为同伴的呼喊不得不转身离开。

    等等……

    途中,她悄悄回头,看了看侦探王子被头发遮住的一小截脖颈。

    最开始她好像在哪里看到了一块血红色的尖角,侦探醒来的时候又消失不见了。

    应该……是幻觉吧?

    小姑娘很快把这一点小插曲抛在了脑后。

    与此同时——

    因为发烧被勒令躺在床上休息的来栖晓眨眨眼,有些遗憾的喃喃自语:“就差一点……”

    不过……网已经织好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等待那只已经被自己打上标记的乌鸦乖乖落入手中。

    ——那时候,你就是我的所有物,再也不会有什么能从我手中把你夺走。

    ——————————————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说好的假车就一定会是假车!(可把我牛逼坏了,插会儿腰x

    咳,总之这只波特已经黑到mona都不认识了,对此一无所知的明智……只能给他点上一卡车蜡烛。

    写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啥,其实我真的只想开一辆假车来着(远目

     

    主明来栖晓明智吾郎p5女神异闻录5

     

    评论(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