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宿雨_阿唐已经是条死鱼了

大家好这里是阿唐!
头像来自R子!超可爱的!我要吹爆她!
外链打不开直接评论就好嗷!
萌点很谜,明明喜欢傻白甜萌上的cp却都向be的方向撒丫子狂奔。
然而不be,坚决不be,死也不be!
  1.  12

     

    [主足]start again(五)

    21

    又下雨了。

    足立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里的天气预告。

    看来最近几天都见不到太阳呢。

    这么想着,足立打了个哈欠,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我说,差不多也该玩够了吧,你就那么怀念监狱吗?"

    一句没头没脑的自言自语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响。

    突然,垂着头的足立笑得整个人都摊在了沙发上。

    "哈哈哈——呃咳咳咳⋯⋯"

    '足立'右手一点一点的把掐着自己脖子的左手拉下去,好容易才平复了呼吸。

    '哎呀,这不就是你想做的吗?'

    带着不甚和谐的机械感的声音满是明晃晃的恶意,'足立'起身走到了镜子前,手指在镜面上仔仔细细的描绘着自己的轮廓:'为什么不肯承认呢?电视里的世界多美好,不需要掩饰,不需要伪装,每个人都活成最真实的样子不好吗?至于那位自以为是的救世主⋯⋯'

    "闭嘴。"

    足立一拳打在镜子一边,怪异的神情完全敛去,恢复正常的棕黑色眼中却是不输于金色的阴鸷和狰狞。

    一片寂静。

    穿着白衬衫的男人站在镜子前,若无其事的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彷佛之前怪诞的一幕完全不存在。

    一声冷笑很快消失在空气中。

    22

    爱家餐厅,少年少女们正在为电视事件的彻底解决而庆祝。

    一片欢乐的气氛中,鸣上悠却在走神,筷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戳着碗里的米饭。

    "前辈有什么心事吗?"

    理世突然歪着头看向了鸣上悠。

    "对啊对啊,小熊觉得老师最近都是一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金发的美少年用着略显幼稚的自称,眼中一片担忧。

    阳介直接用手勾上了鸣上悠的脖子:"连小熊那家伙都看出你的不对劲了,搭档你真的没问题吗?"

    小熊抗议:"阳介!"

    鸣上悠后知后觉的眨了眨眼,然后有点苦恼的摇摇头:"这几天有点失眠,不是什么大问题。"

    "真是的,别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扛啊。"

    千枝这么抱怨,然后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

    "我们可是同伴。"

    完二如是说道。

    鸣上悠愣了愣,突然如释重负的笑了:"谢谢大家,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才对嘛!"

    阳介竖起了拇指。

    气氛重新恢复了和谐。

    '不对⋯⋯不应该⋯⋯修正⋯⋯'

    玛丽神情恍惚,低着头喃喃自语着什么。

    "嗯?玛丽你刚才有说什么吗?"

    雪子有些疑惑的看着身边的玛丽,玛丽却一脸茫然。

    "啊,是我听错了吧。"

    玛丽疑惑的眨眨眼,所有人,包括就这么下定结论的雪子都没有看到她眼中一闪而逝的漩涡。

    23

    鸣上悠的异常当然不是因为失眠。

    作为一名重生人士,他的生活并没有如同小说主人公一样顺风顺水。

    甚至还不如曾经一无所知的时候。

    鸣上悠知道这一切的异常都是因为生田目,推动着一切的是足立透,玛丽是伊邪那美的一部分。

    可那又能怎么样?

    无论怎么努力,千枝,雪子,理世,完二都像记忆中一样被推入电视,之后的直斗,生田目,菜菜子是不是也一样无法逃离这仿佛被注定的"未来"。

    就像一个知道自己在未来会摔下楼梯却只是受了轻伤的人,无论怎么避开那个楼梯,最终还是会如"预言"所说的那样摔下去,而结果是不是依然有惊无险还是未知一个数。

    鸣上悠就处于这个怪圈之中。

    而千枝所说的"别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扛"让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有着离奇经历的,可不止他鸣上悠一个人。

    更何况,那个人似乎并没有遵循他所作出的保证呢⋯⋯

    ——————————————

    番长要找足立先生谈人生啦!【突然兴奋.jpg】

    足立这边是这样子:

    里人格:搞事!搞事!搞事!

    足立本人:搞你大爷快住手!

     

    主足p4鸣上悠女神异闻录4Persona4足立透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