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宿雨_阿唐已经是条死鱼了

大家好这里是阿唐!
头像来自R子!超可爱的!我要吹爆她!
外链打不开直接评论就好嗷!
萌点很谜,明明喜欢傻白甜萌上的cp却都向be的方向撒丫子狂奔。
然而不be,坚决不be,死也不be!
  1.  132

     

    [主明]Crows

    情人节快乐!

    这是一个放飞自我的神经病脑洞(咳

    可能会有更加神经病的番外

    是个甜饼(大概

    看的时候最好别喝水嗯(

     @R子沉迷明智吾郎  快夸我!

    ——————————————

    1

    明智有一个秘密,那是他在六岁或者更早的时候发现的,自己能和乌鸦交流。

    说实话,这个能力的确带给他诸多便利,但是……麻烦同样是不少的。

    比如……

    “老大老大!老大我拿到了大嫂的笔!”

    一只皮毛油光水滑的乌鸦从鸟群中飞过来,昂首挺胸地站在桌子上,爪子下踩着这一次的战利品,看上去无比骄傲。

    明智却只觉得脑壳疼。

    “我说过别往我这里带垃圾……而且我和那家伙没关系……”

    “哦我懂我懂这叫口嫌体正直!”

    “对对对就是这样!”

    “老大放心我们都明白!”

    四周的乌鸦自顾自的下定了结论,“口嫌体正直”的老大冷笑:“今天的栗子没有了。”

    没有理会乌鸦们的哀嚎,明智拿起桌上的笔丢进了抽屉,里边是零零碎碎的,属于同一个人的杂物。

    明智看着抽屉里笔记本封面上写着的“来栖晓”,深深的叹了口气。

    ——如果时间能重来,绝对不会让这一群脑洞和胆子都大过天的家伙去监视怪盗团。

    2

    来栖晓,和自己拥有同样能力的人之一,也是现在声名鹊起的怪盗团的团长。

    ——也是被那群乌鸦称作大嫂的人。

    明智到现在明白不了那些家伙的脑回路。

    最开始给的情报还算正常,当然,是相对而言。

    “老大那个黑卷毛下午和一群人在开会!”

    “老大黑卷毛中午吃了咖喱!”

    “老大黑卷毛和他周围的人都好漂亮!”

    再然后……

    “老大黑卷毛去找一个漂亮的医生了!不过医生没有老大漂亮!”

    “老大黑卷毛去了女仆咖啡厅!”

    “老大老大黑卷毛是个不守妇道的男人!”

    ……等等,是不是越来越不对了?

    总之,当明智揪着乌鸦的翅膀逼供的时候,才知道乌鸦们已经默认来栖晓是自己喜欢的人。

    我什么时候有了喜欢的人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这么有能耐怎么不上天?

    哦,已经上天了,乌鸦会飞。

    然后乌鸦们就光明正大的改了称呼,也就是所谓的“大嫂”,就算明智用断粮当威胁都没有改口。

    算了,至少乌鸦的话只有自己能听懂。

    明智这么安慰自己。

    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垃圾……反正隔三差五丢东西的不是我。

    3

    “那个……明智,你口袋里的……是不是我的眼睛布?”

    卢布朗,刚准备告别离开的明智被欲言又止了好久的来栖晓叫住了。

    明智的笑容僵了一瞬。

    很好,今天你们没有核桃了。

    这么想着,明智却像是有些疑惑地低头看向自己的口袋,手指从里边夹出了一小片方块状的布。

    “你说这个……?啊,这个是在车站捡到的,居然是你的啊,真巧,那么就物归原主吧。

    侦探王子看上去完全没有什么被受害者当场抓包的窘迫,甚至还稍微叮嘱了一下“粗心大意”的后辈:“以后这种常用的东西还是仔细一点比较好,我之前丢掉的圆珠笔到现在都没找到,真可惜。”

    “……谢谢。”

    真·遗失了很多东西的来栖晓点点头,收好了失而复得的眼睛布。

    “那么,我就先走了,咖啡很好喝,再见。”
    明智向来栖晓挥挥手,和平常一样走出了卢布朗。

    ——完全看不出是要准备找乌鸦算账的样子呢。

    4

    “我觉得你应该和我解释一下。”

    明智一手握着乌鸦的翅膀,另一只手用两只手指捏着怎么看怎么像内裤的布料,咬牙切齿的这么问。

    “老大松手嗷!这是大嫂的内裤!我好不容易才偷到的!我就知道老大你一定会喜欢!老大别太激动嗷!”

    “我……”

    被这个回答差点呛到的明智手一松,手里的乌鸦抓住机会扑扇着翅膀逃命似的飞向窗外。

    “老大我去继续监视大嫂了!放心我们绝对会盯好大嫂不会让大嫂红杏出墙的!”

    徒留“很激动”的明智捏着不属于自己的内裤,脸上的笑逐渐向近乎狰狞的趋势发展。

    另一边,刚刚洗完澡的来栖晓,看着不久前还放着内裤,现在却空无一物的地方,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5

    来栖晓觉得自己最近很倒霉。

    眼睛布笔记本圆珠笔这些丢了就算了,偶尔买的小零嘴经常不知所踪也能接受,但……内裤丢了这个……神经再大条也该注意起来了吧?

    而且丢了的还不止一条。

    看着手里装着新买的内裤的袋子,来栖晓叹了口气。

    哪个小偷只盯着一个人下手,偷的还不是钱,而是些随处可见的小玩意呢?

    之前也没碰到过这种情况啊……

    还有就是,那个侦探……

    “哑——”

    来栖晓停下脚步,抬头看看树枝,上面停着几只乌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那些乌鸦都在盯着他看。

    东京的乌鸦真的很多啊。

    心里这么感叹着,来栖晓捏捏头发,树上停着的某一只乌鸦歪歪头,然后一个俯冲,抢走了他手里的袋子,和所有的乌鸦一起飞向了远方。

    ……等等?

    来栖晓看着乌鸦们潇洒的背影,难得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不是乌鸦是强盗吧?

    被抢走了内裤的来栖晓一边追一边哭笑不得的这么想。

    6

    来栖晓被带到了一个小公寓的门口,一只乌鸦贴心的叼着钥匙飞了过来。

    拎着终于拿回来的内裤,来栖晓看着面前的钥匙,沉默良久。

    然后,来栖晓发现叼着钥匙的乌鸦像是鄙视的看了一眼自己,接着和另一只乌鸦合作着把钥匙塞进了钥匙孔,最后打开门飞了进去。

    果然是强盗。

    这么想着,来栖晓就被一群乌鸦顶了进去。

    ……这算是非法入侵他人住宅吗?

    来栖晓看着被叼到面前的一小袋栗子,鬼使神差的坐到了餐桌上,老老实实的给那群乌鸦大爷们剥栗子。

    不经意的抬头之后,他看到了阳台上晾着的,特别眼熟的,好像是自己不久之前刚刚丢掉的内裤。

    来栖晓:………………

    7

    “我回来……”

    把剩下的话吞回去,明智看着坐在自己家沙发上的来栖晓,面上难得的出现了几分呆滞:“你怎么在这里?”

    “欢迎回来。”

    来栖晓笑着冲明智点点头。

    “老大老大是我们把大嫂带回来的!大嫂人可好了还给我们剥了栗子!”

    “还把栗子壳扔到了垃圾桶!”

    “就是就是!”

    很快明白了前因后果的明智想炖乌鸦。

    “这个,不解释一下吗?”

    来栖晓指指阳台,再具体一点,就是指指阳台上的内裤。

    明智露出了略带歉意的笑:“抱歉,它们算是我养的宠物,平时被我宠坏了,我会好好教育的。”

    装傻吗,嗯……有点可爱。

    捏捏头发,来栖晓看着明智,笑得愈发意味不明。

    “那么,这个呢?”

    明智顺着来栖晓指的方向一看,炖乌鸦的欲望更强烈了。

    ——那是昨天晚上忘了收好的日记。

    应该庆幸自己没在日记里写关于计划的东西吗?

    就算这样,那里边……

    “这个……嗯……其实,是我的日记。”

    捏捏袖子,明智有些不好意思的抿抿嘴:“其实……我也勉强算是怪盗团的粉丝吧,虽然不认同你们的做法,但还是会憧憬向往什么的……被当事人看到还真是……”

    果然很可爱。

    来栖晓手指动了动,还是很好的克制住了不合时宜的冲动。

    “哈哈……很幻灭吧,侦探王子憧憬怪盗什么的……”

    过分的紧张和尴尬让明智平日里的漂亮话蒸发的所剩无几,逻辑也岌岌可危。

    “不是哦,很可爱。”

    来栖晓笑着摇摇头,然后起身告辞:“嗯,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太晚回去的话会被说的。”

    “啊,再见。”

    明智条件反射的露出礼节性的微笑,脑子里却是一片混乱。

    临走前,来栖晓还是没能抑制住自己小小的坏心眼。

    “其实,我觉得我们可以多聊聊的,比如你关于怪盗团的设想。”

    “哈哈……是吗……”

    明智神经一崩,没来得急想出合适的应答,来栖晓就已经走远了。

    “老大老大!我们把大嫂的内裤藏起来了!”

    没有眼色的乌鸦从阳台飞过来邀功,然后毫无疑问的被揪住了翅膀。

    明智的笑分外狰狞:“来,咱们来算账。”

    “救命嗷——

    8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民众的呼声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容易操控,然后轻而易举的把曾经他们簇拥着的英雄打入地狱。

    明智有些烦躁捏着手指,刻意无视那些不应该出现的情绪,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事情上。

    就连乌鸦们都没办法让明智提起兴致。

    然后,事情有了转机。

    或者说,原本完美无缺的计划上被强行戳了一个无法忽视的洞。

    来栖晓没死。

    拽拽头发,明智打开导航,熟练的进入了狮童的宫殿。

    9

    一身黑色皮甲明智坐在地上,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人生简直是个笑话。

    认知的自己还在那边大放厥词,什么啊,再怎么失败也轮不到你这个人为制造的人偶嘲笑吧?

    突然,一串对明智而言,熟悉到了极点的声音打破了现在的气氛。

    “你看你看,那个人怎么和老大长的那么像?”

    “我知道!他一点是为了得到大嫂的爱整容了!大嫂的黑卷毛那么好看,老大的情敌很多的!”

    “老大你一定要赢了那个心机的小婊砸!”

    “可是老大好像要输了……”

    “那是那个小婊砸趁老大和大嫂打架打输了才偷袭成功的!”

    “大嫂下手好狠啊……”

    “你不懂!这一定是像我隔壁的舅舅的二嫂的哥哥和他媳妇儿一样在争夺上边的权利!虽然老大要被大嫂娶回去生蛋蛋了,不过老大生的蛋蛋一定是最圆最好看的!”

    “但是那个小婊砸还要老大杀了大嫂!”

    “那是嫉妒!老大加油!我们会把大嫂现在穿的内裤抢到手的!”

    “老大”:……

    “小婊砸”:……

    “大嫂”:……

    一片寂静。

    怪盗团齐齐的后退一步。

    “原来犯人是你啊,明智”

    摩尔加纳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

    明智:不我不是我没有

    来栖晓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你……你那么想要的话……”

    “不行!Joker你不能给他!”

    明智第一次有了死了算了的感觉“……我没有想要。”

    然而“队友们”还在兴高采烈的拆台。

    “大嫂主动给老大内裤了!老大快上!”

    “你看老大都高兴的说话了!”

    “老大一定能打赢那个小婊砸!”

    “老大加油!我们用大嫂的内裤给你做捧花!”

    ………………

    “你们……给我闭嘴!”

    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明智扑过去,抓住了怪盗团一侧说的最起劲的乌鸦,手指捏住了那张开开合合的鸟嘴:“信不信我把你们炖了喝汤!”

    “啊——老大害羞了!”

    “老大恼羞成怒了!”

    “快跑快跑!”

    认知明智脸上早就没了笑容,看着鞋上灰白色的,属于鸟类的排泄物,缓缓的攥紧了拳头。

    “你们……玩的很开心啊……”

    10

    最后,明智还是跟着怪盗团来到了卢布朗。

    “刚刚看你那么坚定的拒绝,我还想过是不是需要把所有的内裤都给你,你才会答应。”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来栖晓这么调侃。

    “……我只想把那群家伙的毛都拔光了做围巾。”

    明智单手扶额,挡住了脸上所有的表情。

    “那么……你要不要真的给它们找个大嫂?Crow?”

    把一杯咖啡放在明智面前,来栖晓这么笑着说。

    沉默良久。

    终于,明智叹了口气。

    “好啊,Joker。”

    反正……在日记被翻看的时候,那些并未说出口的心情不都已经被那个人知道了吗?

    11

    “……你别想再对晓的内裤下手!”

    看着以保护者姿态挡在来栖晓面前的mona,明智再一次的,深深的叹了口气。

    12

    “老大终于把大嫂追到手啦!”

    “老大说以后不能偷大嫂的东西了,抢也不行……”

    “老大一定是吃醋了!”

    “要是大嫂和揍那个小婊砸的时候一样能听懂我们的话该多好……我想和大嫂说我不喜欢吃核桃喜欢栗子!”

    树上的乌鸦叫声此起彼伏,没有人知道它们在热火朝天的讨论着什么。

    除了Crow。

    ——————————————

    虽然想着不能欺负明智了但似乎……还是没忍住欺负了(

    这一定是明智的锅!(???

    至于为什么宫殿里所有人都能听懂乌鸦的话……

    mona在宫殿里能变车是因为大众认知——乌鸦被认为是是女巫的使者——女巫的使者肯定会说话!(?)——乌鸦在宫殿里会说话!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x1(不

     

    主明明智吾郎来栖晓女神异闻录5p5

     

    评论(2)
    热度(132)